主题顶部自带醒目提醒,可以自由设置支持HTML!【本提示可以后台关闭】
    0

    TFBOYS十周年演唱会:商业盛宴与混乱场面

    2023.10.05 | 曾嘉义 | 90次围观

    TFBOYS十周年演唱会在大麦平台已吸引超过680万人标记“想看”,然而西安奥体中心的容纳能力只有5万人。这导致线下黄牛市场异常火爆,门票价格飙升,有些黄牛甚至以超过官方票价5到6倍的价格兜售门票。

    不幸的是,一些黄牛出售了假票或进行了诈骗,导致安检通道混乱。一些黄牛声称持有“赠票”或“邀请函”,但一旦交易完成,他们却带头冲破安检线,将买家挤进场馆,这种情况变得荒谬。更令人惊讶的是,一些无票的粉丝也抓住机会成功混入场馆,实现了“零元购票”。

    image.png

    回顾8月6日的混乱安检,粉丝圆七仍然回想起心有余悸,她描述道:“安检后,我回头看到身后的人群像丧尸一样冲了过来,有人晕倒在现场,摔倒后又不顾一切站起来继续冲,场面有些像末日到来了。”

    据她所说,TFBOYS演唱会的安检通道几乎都是直线型路线,没有像音乐节或其他演唱会那样设置了限制人流、有一定缓冲作用的S型移动路线,这使得现场粉丝容易冲进场馆。

    令人意外的是,第一道安检并没有按规定检查票面、身份证真伪等与强制实名制相关的信息,“手里拿着票和证件,也没有核对姓名”。而随后的人脸识别也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

    image.png

    “人脸识别也非常敷衍,只有在检查背包时特别严格,感觉审查重点放在了背包里是否有禁带品,所以这可能就是导致有人依靠假票或者压根没有票就成功进场的原因。我身边就有真假座位主人发生了争执,但场馆内安保也无法确认为什么不符合的人能够成功混进来,最后也只是‘请’那位买到黄牛假票的姐妹先去了入口处等待。”

    粉丝们之所以在拥有明确座位号的情况下抢先入场,实际上是为了成功将灯牌、电池等违禁物品带入场馆,并抢占灯牌亮起的最佳位置。“比如521区,就是亮起灯牌最好的山头,这次几乎被王源、王俊凯的粉丝瓜分了,易烊千玺的粉丝没有赶上。”

    圆七透露,她将灯牌藏在手机壳中成功带入场内点亮,这种隐蔽方法是从大粉汇集的方法中学到的。“大粉有唯粉也有团粉,他们大多未能到达现场,在后方提供了很强的支持,比如给自家粉丝们送外卖饮品和餐食、承担消息同步和扩散的传输重任。”

    image.png

    然而,这些所谓的“支持”者也是粉丝情绪鼓动者。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在打出“同担”旗号的同时,也在驱使粉丝成为免费的人力,从而转化为经济效益。

    例如,一位成员的大粉表示,其账号拥有超过30多万粉丝关注,日活能够达到2000左右,商业推广报价已超过5000元,“数据比较客观,曝光量大,演唱会宣布后的这几天里,每天的互动量最高还能达到2万左右。”基于此,能够掀起情绪对立的唯粉骂战、鼓动粉丝积极参与的灯牌大战也成为了必不可少的部分。

    在演唱会当晚,三家大粉都宣称有队友粉丝“阴谋论”,不仅出现了暗号对接、保安里有对家粉等言论传播,还实时播报场馆内灯牌位置“攻占”情况。显而易见的是,庞大的粉丝基数也使这些大粉不关心是否为谣言,也不在意是否会导致现场混乱,毕竟,有了矛盾点,也就有了流量。

    image.png

    归根结底,粉丝之所以如此看重流量,也与TFBOYS的成功与互联网时代的兴起有关。早在十年前,中文互联网开始进入社交媒体时代,TFBOYS就吃到了互联网造星与社交媒体时代的第一波红利。当时,TFBOYS以未成年养成为主打,通过在中小学招募未成年男孩,并将他们的日常训练、翻唱作品、小剧场频繁发布在中文互联网上,加强与粉丝之间的互动与陪伴感。

    与当时大走商业化韩风的内娱男团形成鲜明对比,TFBOYS的“未成年养成”造星模式取得了成效,吸引了一批原始粉丝。随后,王俊凯与王源翻唱的歌曲相继获得了原唱范玮琪、五月天阿信的转发与点赞,播放量也均超过500万。在此背景下,时代峰峻在2013年正式推出了TFBOYS组合,三小只也成为了内娱首个传统意义上的养成系组合。

    总的来说,这场十周年演唱会,即便是最终的告别,也是难得的一场盛大的狂欢。在这场狂欢中,不仅黄牛在线上线下获利颇丰,优酷承办的线上付费演唱会直播也采取了独特的方式。观众可以选择39元的主舞台门票、60元的个人机位门票或99元的全部机位门票进行线上观看,但需要注意的是,观看有效期仅为一年。

    这种组合方式使得优酷当晚收获了高达168万人次的在线观看峰值,根据优酷官方发布的数据,该场演唱会也为平台带来了至少6550万元的收入。

    在现场购买了门票和灯牌进入场馆的粉丝,也通过“ID经济”进行了小小的回血。粉丝们为外地无法到达或无法进场的粉丝支付费用,以便在手机上显示自己的微博主页来打卡拍照。价格一般不会超过10元,可以看作是一种名义上的路费或辛苦费。但如果演唱会火爆,门票难抢,交通不便,这种ID拍照的价位也会水涨船高。

    除此之外,西安奥体中心场馆外的小摊经济也迎来了一波高潮,摊位多到“像在赶集”。西安市民也趁机在场馆外兜售饮品、应援物品或者出租充电宝等。然而在社交平台上,多位摊主反馈粉丝并没有购买TFBOYS相关应援物的高涨消费意愿,相反,充电宝和饮品成为了热门摊位。

    这也是因为,非现场粉丝和粉丝站为现场粉丝提供了一定的“后方战略物资支持”,免费提供给自家粉丝外卖、应援物品等。

    在小红书上,一些商家表示当天收到了8万元的饮品订单,送到了西安奥体中心。小型摊位上,与TFBOYS应援色相关的饮品价格普遍在10元一杯,也受到了热烈欢迎。此外,一些商家以贴纸游戏的名义吸引粉丝购买饮品后在摊位前的黑板上贴上应援色贴纸,吸引了另类粉丝竞争流量。

    90后、00后这批Z世代是此番演唱会的消费主力。粉丝的疯狂乱象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西安的正常运转,但另一方面,这场演唱会所带来的创收也是无法拒绝的香饽饽,西安也凭借这一场演唱会成功迎来了非旅游旺季时期的文旅高峰。

    可以说,依托粉丝经济带来的群体性消费高潮,也将这场演唱会彻底演变为了极具狂欢性质的商业化盛宴。

    结语: 这场十年之约的奔赴之中,我们看到了网络流量时代养成造星的狂欢再现,也是千帆尽过后的殊途。TFBOYS的长期辉煌已难以再现,即便养成系的架构已然普遍化,但当粉丝不再追求产品带来的愉悦感,学会放弃从众效应与群体性的投射时,养成系的粘性也将不复存在。

    回过头来看,TFBOYS这场草草结束的“十年之约”,更像是不争馒头争口气的另类演绎,所谓的观演体验好像并不重要了。毕竟,连粉丝都甘愿被情绪资本支配为韭菜,呼喊着“青春”与“十年之约”的执念,留下的却是灯牌大战、演出被诟病的一片狼藉。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xx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xxx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